最强高手在花都
最强高手在花都
花都最强医圣
花都最强医圣
花都妖孽狂兵
花都妖孽狂兵
????入城三日后,悦来客栈内。

????轰然一声巨响,屋?”陈醉眼睛一亮,道:“还是说您也是新近才知道的?”

????莫绍康点点头,道:“我的确是最近才从恩师那里听到关于天机楼的内情的。”

????“您找到了外公?”陈醉忙问:“他没事吧?现在哪里?”

????“恩师已经晋级大宗师境,也没有应劫兵解,他老人家之前去见了一位故人。”莫绍康道:“具体经过恩师没有说,只是告诉我,他和那位故人经过一番较量后定下一个约定,彼此都不得出手干预后辈们的事情。”

????“什么意思?”陈醉道:“老爷子不管我们了?”

????“不是不管,而是有心无力。”莫绍康叹了口气,道:“恩师与那位故人彼此间关系复杂,能定下那个约定已经是极限了,老人家特别命我把关于天机楼内部的信息转告给你们,便是希望你们能有备无患。”

????“外公的这位故人是一位坤家吧?”陈醉心有不甘的问道。

????乾为雄,坤为雌。

????这天下间够资格跟黑龙帝平起平坐的女人可不多。

????莫绍康迟疑了一下,摇头道:“恩师昔日游历江湖,足迹遍布天下,同时代高人几乎都有交集,很难说是哪位故人。”

????陈醉瞧出他的话不尽不实,不好当面点破,只好点点头,悻悻然的:“那成吧,老爷子想逍遥快活咱们也只好由他,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想管咱也管不了,只好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费解道:“叶大将军不愿见面,咱们看来也没必要再等下去了。”

????叶鲲鹏道:“要不要我再回家一趟?”

????“不必!”陈醉道:“叶大将军不肯见面必然有其道理,我仔细琢磨了一下,时机上也确实不大合适,咱们要做的本就是逆天逆时势逆人和的勾当,连老爷子都不得不抽了一把柴火走,也就难怪大将军会做这样的选择。”

????莫绍康道:“不只是恩师遭遇了难以摆脱的牵绊,平等城中的大师伯最近也接到了镜空月发出的莽山论道的邀约,短时间内恐怕也很难提供实质的帮助。”

????费解叹了口气,道:“前途凶险啊。”

????“前辈风采令人心折!”萧恭让无限神往的说道:“夜魔城上一次二圣出山的局面还要追溯到五百年前。”又道:“少君大人不必忧患,属下以为当此风云际会时代,正是我火教中兴的良机才是。”

????费解是火教圣徒这件事早就跟陈醉报备过了,他这个身份继承于母系家族。

????当年火教宗主与玄天宗道祖争锋,聂政出手帮了道祖一把,火教宗主落败重伤,只好破空而走。却留下火教宗主一族后裔在人世间,因为没有了大宗师的庇佑,反而处处受制于名义上的下属门户葬剑山和天刀门。数百年间,占据着大义名分,却再没有翻身的机会。费解的母亲卫夫人正是当代火教宗主,费仲达原不过是她找来借种的才俊。

????多年来,火教宗主一脉的后裔们一直致力于恢复火教昔日天下第一教派的荣光。历代宗主无不以统一火教为己任。他们把不能重塑辉煌的主要原因归咎为两点,第一是火教内部派系林立不能统一,葬剑山和天刀门格格不入造成的内耗太大;第二则是因为这许多年来,火教宗主一系始终没能再出一位圣人级别的大宗师。

????陈醉对他们总结出来的这两个因素颇不以为然,在小醉哥看来,这火教之所以不能再崛起,最大的问题其实是他们的核心教义不对。不是不好,而是不适合这个君君臣臣的保守时代。导人向善没有问题,但是说什么人人生而平等,君权神授,鼓吹什么宗主是神在人间的代表,理应处在皇权之上主导人间一切公平正义。这就有点拎不清了。

????火教奉上古大神炎神帝为祖师,将炎龙一族的传承视作至高无上的信仰。其笃信的教义具有爱、信、诚、敬、智、顺、识、觉、秘、察等十德。信徒之修养功夫以禁欲守默为主,素食、斋戒、祈祷为日常功课。可以说是一个善诵善导的好教派。它唯一的错误就是存在于一个错误的时代。

????费解是聪明人,并非看不破其中关键。不过在这件事上,他有自己的执着。在他看来,不是火教的教义错了,而是这个时代错了。所以他不打算改变火教的教义,却希望能跟陈醉一起改变这个时代。

????“萧二哥说的不错。”费解道:“眼下局势固然凶险,却也藏着莫大机遇!”转而对陈醉说道:“费某心中已有进退两个方略,却不知城主接下来要作何打算,是逆流而上还是先退回炼锋城暂避锋芒?”

????


????